陇西李氏文化网为您提供最全的陇西李氏,陇西李氏文化,天下李氏,郡望陇西,李氏故里,陇西旅游等信息,欢迎来到美丽的陇西.
当前位置:首页 > 祭祀礼仪> 道德经》五千言
寻根祭祀
李氏名人
旅游服务
[更多]

陇西县旅游局:0932-6622266 /陇西李氏文化研究会

陇西李氏文化研究会:0932-6638020

传  真:0932-6613977/E-mail:ly22266@souhu.com

Q   Q:504805875

微  博:http://weibo.com/3433076704

地  址:陇西县万寿街1号

道德经》五千言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2-12-18

 

老子即老聃,姓李名耳,字伯阳,生于东周的春秋战国时期,楚国苦县(今河南省鹿邑县东)厉乡曲仁里人,做过东周柱下史和守藏史,掌管史册典籍,老子在东周的时间比较久,约在五十多岁时,老子看到东周王朝衰微,他便离开东周去秦国,西行途中经函谷关,关令尹喜强求老子著书,老子写下讲道内容的文章五千言,就是人们所说的《道德经》。
《道德经》内容是:
       上部
道可道也,非恒道也。名可名也,非恒名也。无名,万物之始也;有名,万物之母也。故恒无欲也,以观其眇;恒有欲也,以观其徼。两者同出,异名同谓。玄之又玄,众眇之门。
天下皆知美之为美,恶已;皆知善,斯不善矣。有无之相生也,难易之相成也,长短之相刑也,高下之相盈也,音声之相和也,先后之相随,恒也。是以圣人居无为之事,行不言之教,万物作而弗始也,为而弗志也,成功而弗居也。夫唯弗居,是以弗去。
不上贤,使民不争;不贵难得之货,使民不为盗;不见可欲,使民不乱。是以圣人之治也,虚其心,实其腹,弱其志,强其骨,恒使民无知、无欲也。使夫知不敢、弗为而已,则无不治矣。
道冲,而用之有弗盈也。渊呵!似万物之宗。锉其兑,解其纷,和其光,同其尘。湛呵!似或存。吾不知其谁之子,象帝之先。
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;圣人不仁,以百姓为刍狗。天地之间,其犹橐龠乎?虚而不诠,动而俞出。多闻数穷,不若守于中。
谷神有死,是谓玄牝。玄牝之门,是谓天地之根。绵绵呵!其若存!用之不堇。
天长、地久。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,以其不自生也,故能长生。是以圣人退其身而身先,外其身而身存,不以其无私邪?故能成其私。
上善如水。水善,利万物而有静,居从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矣。居善地,心善渊,予善天,言善信,正善治,事善能,动善时。夫唯不争,故无尤。
持而盈之,不若其已。揣而锐之,不可长葆也。金玉盈室,莫之能守也。贵富而骄,自遗咎也。功遂身退,天之道也。
戴营魄抱一,能毋离乎气至柔,能婴儿乎?修除玄监,能毋有疵乎?爱民活国,能毋以知乎?天门启阖,能为雌乎?明白四达,能毋以知乎?生之、畜之,生而弗有,长而弗宰也,是谓玄德。
卅辐同一毂,当其无有,车之用也。然埴而为器,当其无有,埴器之用也。凿户牖,当其无有,室之用也。故有之以有利,无之以为用。
五色使人目盲,驰骋田猎使人心发狂,难得之货使人之行方,五味使人之口爽,五音使人之耳聋。是以圣人之治也,为腹而不为目。故去彼而取此。
宠辱若惊,贵大患若身。何谓宠辱若惊?宠之为下也,得之若惊,失之若惊,是谓宠辱若惊。何谓贵大患若身?吾所以有大患者,为吾有身也,及吾无身,有何患?故贵为身于天下,若可以托天下也矣;爱以身为天下,女何以寄天下?
视之而弗见,名之曰微。听之而弗闻,名之曰希。/之而弗得,名之曰夷。三者不可至计,故混而为一。一者,其上不谬,其下不忽。寻寻呵!不右名也,复归于无物。是谓无状之状,无物之象,是谓沕望。随而不见其后,迎而不见其首。执今之道,以御今之有,以知古始,是谓道纪。
古之善为道者,微眇玄达,深不可志。夫唯不可志,故强为之容,曰:与呵!其若冬涉水。猷呵!其若畏四邻。严呵!其若客。涣呵!其若冰泽。沌呵!其若朴。呵!其若浊。旷呵!其若谷。浊而静之,徐清。安以动之,徐生。葆此道者不欲盈,夫唯不欲盈,是以能敝而不成。
至虚,极也。守静, 督也。万物旁作,吾以观其复也。天物云云,各复归其根,曰静。静,是谓复命。复命,常也。知常,明也。不知常,茫作,凶。知常,容。容乃公,公乃天,天乃道,道乃久,没身不殆。
大上,下知有之,其次亲誉之,其次畏之,其下侮之。信不足,案有不信。猷呵!其贵言也。成功遂事,而百姓谓我自然。
故大道废,案有仁义。知慧出,案有大伪。六亲不和,案有孝慈。邦家昏乱,案有贞臣。
绝圣弃知,而民利百倍。绝仁弃义,而民复孝慈。绝巧弃利,盗贼无有。此三言也,以为文未足,故令之有所属:见秦抱朴,少私寡欲,绝学无忧。
唯与诃,其相去几何?美与恶,其相去何若?人之所畏,亦不可以不畏人。望呵!其未央才!众人熙熙,若乡于大牢,而春登台。我泊焉未兆,若婴儿未咳。累呵!如无所归。众人皆有余,我独遗。我愚人之心也,惷惷呵!鬻人昭昭,我独若昏呵!鬻人察察,我独闵闵呵!惚呵!其若海。望啊,其若无所止。众人皆有以,我独顽发鄙。吾欲独异于人,而贵食母。
孔德之容,唯道是从。道之物,唯望唯惚。惚呵!望呵!中有象呵!望呵!惚呵!中有物呵!幽呵!冥呵!中有请呵!其请甚真,其中有信。自今及古,其名不去,以顺众父。吾何以知众父之然?以此。
炊者不立,自视者不章,自见者不明,自伐者无功臣,自矜者不长。其在道也,曰:余食赘行。物或恶之,故有欲者弗居。
曲则全,枉则正,洼则盈,敝则新,少则得,多则惑。是以圣人执一以为天下牧。不自视故章,不自见故明,不自伐故有功,弗矜故能长。夫唯不争,故莫能与之争。古之所谓曲全者,几语才?诚全归之。
希言自然。飘风不冬朝,暴雨不冬日孰为此?天地而弗能久,有兄于人乎!故从事而道者同于道,德者同于德,失者同于失。同于德者,道亦德之。同于失者,道亦失之。
有物昆成,先天地生。萧呵!谬呵!独立而不改,可以为天地母。吾未知其名,字之曰道。吾强为知名曰大,大曰逝,逝曰远,远曰反。道大,天大,地天,王亦大。国中有四大,而王居其一焉。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
重为轻根,静为躁君。是以君子冬日行,不离其辎重。唯有环官,燕处则昭若。若何万乘之王而以身轻于天下?轻则是本,躁则失君。
善行者无彻迹,善言者无瑕谪,善数者不以筹策,善闭者无关楗而不可启也,善结者无绳约而不可解也。是以圣人恒善救人,而无弃人,物无弃财,是谓袭明。故善人,善人之师;不善人,善人之资也。不贵其师,不爱其资,虽之乎大迷,是谓眇要。
知其雄,守其雌,为天下溪。为天下溪,恒德不离。恒德不离,复归于婴儿。知其荣,守其辱,为天下谷。为天下谷,恒德乃足。恒德乃足,复归于朴。知其白,守其黑,为天下式。为天下式,恒德不/。恒德不/,复归于无极。朴散则为器,圣人用则为官长。
将欲取天下而为之,吾见其弗得已。夫天下,神器也,非可为者也。为者败之,执者失之。物或行或随,或嘘或吹,或强或磋,或陪或或堕。是以圣人去甚、去大、去奢。
以道佐人主,不以兵强于天下。其事好还。师之所居,楚棘生之。善者果而已矣,毋以取强焉。果而勿骄,果而勿矜,果而勿伐,果而勿得已。居是,谓果而不强。物壮而老,谓之不道。不道蚤已。
夫兵者,不祥之器也。物或恶之。故有欲者弗居。君子居则贵左,用兵者贵右。故兵者,非君子之器也。兵者,不祥之器,不得已而用之。銛袭为上,勿美也。若美之,是乐杀人也。夫乐杀人,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。是以吉事上左,丧事上右。是以偏将军居左,上将军居右,言以丧礼居之也。杀人众,以悲哀立之,战胜,以丧礼处之。
道恒无名。朴虽小,而天下弗敢臣。侯王若能守之,万物将自宾。天地相合,以俞甘露,民莫之令,而自均焉。始制有名,名亦既有,夫亦将知止。知止所以不殆。俾道之在天下也,猷小谷与江海也。
知人者,知也。自知,明也。胜人者,有力也。自胜者,强也。知足者,富也。强行者,有志也。不失其所者,久也。死而不忘者,寿也。
道汜呵!其可左右也。成功遂事而弗名有也。万物归焉而弗为主,则恒无欲也,可名于小,万物归焉,而弗为主,可名于大。是以圣人之能成大也,以其不为大也,故能成大。
执大象,天下往。往而不害,安平大。乐于饵,过格止。故道之出言也,曰:淡呵!其无味也。视之,不足见也。听之,不足闻也。用纸,不右既也。
将欲拾之,必古张之。将欲弱之,必古强之。将欲去之,必古与之。将欲夺之,必古予之。是谓微明。友弱胜强。鱼不脱于渊。邦利器不可以示人。
道恒无名。侯王若能守之,万物将自化。化而欲作,吾将阗之以无名之朴,夫将不欲。不欲以静,天地将自正。
 
   经 下部
上德不德,是以有德。下德不失德,是以无德。上德无为,而无以为也;下德为之,而有以为。上仁为之,而无以为也。上义为之,而有以为也。上礼为之,而莫之应也,则攘臂而扔之。故失道而后德,失德而后仁,失仁而后义,失义而后礼。夫礼者,忠信之泊也,而乱之首也。前识者,道之华也,而愚之首也。是以大丈夫居其厚,而不居其泊,居其实,而不居其华。故去彼而取此。
昔之得一者:天得一以清;地得一以宁;神得一以灵;谷得一以盈;万物得一以生;侯王得一而以为天下正。其致之也,谓天毋已清,将恐裂;谓地毋已宁,将恐发;谓神毋已灵,将恐歇;谓谷毋已盈,将恐歇;为万物毋已生,将恐灭;谓侯王毋已归以高,将恐蹶。故必贵而以贱为本,必高矣而以下为基。夫是以侯王自谓孤、寡、不谷,此其贱之本与?非也。故致数与无与。是故不欲禄禄若玉,硌硌若石。
上士闻道,堇能行之。中士闻道,若存若亡。下士闻道,大笑之。弗笑不足以为道。是以建言有之曰:明德如费,进道如退,夷道如类,上德如谷,大白如辱,广德如不足,建德如偷,质德如渝,大方无隅,大器晚成,大音希声,天象无刑,道褒无名。夫唯道,善始且善成。
反也者,道之动也。弱也者,道之用也。天下之物生与忧,有生于无。
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万物负阴而抱阳,中气以为和。天下之所恶,唯孤、寡、不谷,而王公以自名也。物或损之而益,益之而损。故人之所教。亦议而教人。故强良者不得死。我将以为学父。
天下之至柔,驰骋于天下致坚。无有入于无间。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也。不言之教,无为之益,天下希能及之矣。
名与身孰亲?身与货孰多?得与亡孰病?甚爱必大费,多藏必厚亡。故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可以长久。
大成若缺,其用不敝,大盈若冲,其用不穷。大直如绌,大巧如拙,大赢如绌,大辩如讷。躁胜寒,靓胜炅。请靓可以为天下正。
天下有道,却走马以粪。天下无道,戎马生于郊。罪莫大于可欲。祸莫大于不知足。咎莫惨于欲得。故知足之足。恒足矣。
不出于户以知天下;不规于牖,以知天道。其出也弥远,其知弥少。是以圣人不行而知,不见而名,弗为而成。
为学者日益,为道者日损。损之有损,以至于无为。无为而无不为。将欲取天下也,恒无事。及其有事也,又不足以取天下矣。
圣人恒无心,以百姓之心为心。善者善之,不善者亦善之,德善也。信者信之,不信者亦信之,德信也。圣人之在天下,欱欱焉,为天下浑心。百姓皆属耳目也,圣人皆孩之。
出生,入死。生之徒十有三,死之徒十有三,而民生生。动皆之死地之十有三。夫何故也?以其生生也。盖闻善执生者,陵行不避兕虎,入军不被甲兵,兕无所揣其角,虎无所措其措蚤,兵无所容其刃。夫何故也,以其无死地焉。
道生之,而德畜之,物刑之,而器成之。是以万物尊道而贵德。道之尊,德之贵也,夫莫之爵而恒自然也。道生之,畜之,长之,育之,亭之,毒之,养之,复之。生而弗有也,为而弗恃也,长而弗宰也,此之谓玄德。
天下有始,以为天下母。既得其母,以知其子。既知其子,复守其母,没身不殆。塞其兑,闭其门,终身不堇。启其兑,济其身,终身不棘。见常曰明,守柔曰强。用其光,复归其明,毋遗身殃,是谓袭常。
使我介有知也,行于大道,唯施是畏。大道甚夷,民甚好解,朝甚除,田甚芜,仓甚虚,服文采,带利剑,食而货财有余,是谓盗夸,盗夸,非道也。
善建者不拨,善抱者不脱,子孙以祭祀不绝。修之身,其德乃真。修之家,其德有余。修之乡,其德乃长。修之国,其德乃。修之天下,其德乃博。以身观身,以家观家,以乡观乡,以邦观邦,以天下观天下。吾何以知天下之然兹?以此。
含德之厚者,比于赤子。蜂虿虫蛇弗螫,攫鸟猛兽弗搏。骨柔筋柔而握固。未知牝牡之会而朘怒,精之至也。终日号而不耰,和之至也。精和日常。知常曰明。益生曰祥。心使气曰强。物壮则老,谓之不道,不道早已。
知者弗言,言者弗知。塞兑其,闭其门,和其光,同其尘,挫其锐,解其纷,是谓玄同。故不可得而亲,以不可得而疏;不可得而利;亦不可得而害;不可得而贵,亦不可得而贱,故为天下贵。
以正治邦,以奇用兵,以无事取天下。吾何以知其然也哉?夫天下多忌讳,而民弥贫;民多利器,而邦家滋昏;民多智能,而奇物滋起;法物滋彰,而盗贼多有。是以圣人之言曰:我无为也,而民自化;我好静,而民自正;我无事,而民自富;我欲不欲,而民自朴。
其正闵闵,其民屯屯。其正察察,其邦缺缺。祸,福之所依。福,祸之所伏。孰知其极?其无正也,正复为奇,善复为妖,人之悉也。其曰固久矣。是以方而不割,兼而不刺,直而不绁,光而不跳。
治人事天,莫若啬。夫唯啬,是以蚤服。蚤服是谓重积德。重积德则无不克。无不克则莫知其极,莫知其极,可以有国。有国之母。可以长久。是谓深根固氐,长生久视之道也。
治大国若烹小鲜。以道立天下,其鬼不神。非其鬼不神也,其神不伤人也,圣人亦弗伤也。夫两不相伤,故德交归焉。
大邦者,下流也,天下之牝也。天下之交也,牝恒以静胜牡。为其静也,故宜为下。故大邦以下小邦,则取小邦。小邦以下大邦,则取于大邦。故或下以取,或下而取。故大邦者,不过欲兼畜人。小邦者,不过欲入事人。夫皆得其欲,则大者宜为下。
道者,万物之注也。善,人之宝也。不善,人之所保也。美言可以市,尊行可以贺人。人之不善,何弃之有?故立天子,置三卿,虽有共之璧以先四马,不若坐而进此。古之所以贵此者何也?不谓求以得,有罪以免与?故为天下贵。
为无为,事无事,味无味。大小,多少,报怨以德。图难乎其易也,为大乎其细也。天下之难作于易,天下之大作于细。是以圣人终不大为,故能成其大。夫轻诺必寡言,多易必多难。是以圣人猷难之,故终于无难。
其安也,易特也。其未兆也,易谋也。其脆易判,其微易散。为之乎其未有,治之乎其未乱。合抱之木,作于毫末。九成之台,作于蔂土。百仞之高,始于足下。为之者败之,执者失之。是以圣人无为也,故无败也;无执也,故无失也。民之从事也,恒于其成事而败之。故慎终若始,则无败事矣。是以圣人欲不欲,而不贵难得之货;学不学,而复众人之所过;能辅万物之自然,而复甘为。
故曰:为道者非明民也,将以愚之也。民之难治也,以其知也。故以知知邦,邦之贼也。以不知知邦,邦之德也。恒知:此两者亦稽式也,恒知稽式,此谓玄德。玄德深矣,远矣,于物反矣,乃至大顺。
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,以其善下之也,是以能为百谷之王。是以圣人之欲上民也,必以其言下之。其欲先民之,必以其身后之。故居前而民弗害也,居上而民弗重也,天下乐推而弗压也。非以其无诤与?故天下莫能与诤。
小邦,寡民。使什佰人之器毋用,使民重死而远迁徙。有车舟无所乘之,有甲兵无所陈之。使民复结绳而用之。甘其食,美其服,乐其俗,安其居。邻邦相望,鸡犬之声相闻,民至老死,不相往来。
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。知者不博,博者不知。善者不多,多者不善。圣人无积,既以为人,己俞有;既以予人矣,己俞多。故天之道,利而不害;人之道,为而弗争。
天下皆谓我大,大而不宵。夫唯不宵,故能大。若宵,久矣其细也夫。我恒有三葆,持而宝之。一曰慈,二曰俭,三曰不敢为天下先。夫慈,故能勇;俭,故能广,不敢为天下先,故能为成事长。今舍其慈,且勇,舍其俭,且广,舍其后,且先,则必死矣。夫慈,以战则胜,以守则固。天将建之,如以慈恒之。
故善为士者不武,善战者不怒,善胜敌者弗与,善用人者为之下。是谓不诤之德,是谓用人,是谓配天,古之极也。
用兵有言曰:吾不敢为主而为客,无不进寸而退尺。是谓行无行,襄无臂,执无兵,乃无敌矣。祸莫大于无敌,无敌近亡吾葆矣。故称兵相若,则哀者胜矣。
吾言甚易知之,甚易行也,而莫之能知也,而莫知能行也。言有君,事有宗。其唯无知也,是以不我知。知者希,则我贵矣,是以圣人被褐而怀玉。
知不知,尚矣。不知不知,病矣。是以圣人之不病,以其病病也,是以不病。
民之不畏畏,则大畏将至矣。毋闸其所居,毋厭其所生。夫唯弗厭,是以不厭。是以圣人自知而不自见也,自爱而不自贵也。故去彼而取此。
勇于敢者则杀,用于不敢者则活,此两者或利或害。天之所恶,孰知其故?天之道,不战而善胜,不言而善应,不召而自来,单而善谋。天网恢恢,疏而不失。
若民恒且不畏死,奈何以杀惧之也?若民恒且畏死,而为畸者吾将得而杀之,夫孰敢矣?若民恒且必畏死,则恒有司杀者。夫代司杀者杀,是代大匠斫也,夫代大匠斫者,则杀不伤其手矣。
人之饥也,以其上食税之多也,是以饥。百姓之不治也,以其上有以为也,是以不治。民之轻死也,以其求生之厚也,是以轻死。夫唯无以生为者,是贤贵生。
人之生也柔弱,其死也?信坚强。万物草木之生也柔脆,其死也枯槁。故曰:“坚强者,死之徒也;柔弱微细,生之徒也。是以兵强则不胜,木强则恒,强大居下,柔弱细微居上”。
天之道,由张弓者也,高者印之,下者举之,有余者损之,不足者补之。故天之道,损有余而益不足。人之道泽不然,损不足而奉有余。孰能有余而有以取奉于天者乎?唯有道者乎?是以圣人为而弗又,成功而弗居也。若此,其不欲见贤也。
天下莫柔弱于水,而攻坚强者莫能先也,以其无以易之也。水之胜刚也,弱之胜强也,天下莫弗知也,而莫能之能行也。故圣人之言云曰:受邦之询,是谓社稷之主;受邦之不祥,是谓天下之王。正言若反。
和大怨,必有余怨,焉可以为善?是以圣人右介。而不以责于人。故有德司介;无德司彻。夫无道无亲,恒与善人。
收缩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